截至今年3月,宏立城已拖欠数百名员工工资达半年之久

来源:中房报 | 2021-03-31 14:32:40 |

“亚洲第一神盘”缔造者——宏立城再现欠薪风波。

近日,中国房地产报记者从贵州宏立城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宏立城”)多名前员工口中得知,截至今年3月,宏立城已拖欠数百名员工工资达半年之久。

其中,子公司宏立城智慧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宏立城智慧科技”)在拖欠大量员工工资的情况下,申请了简易注销。

同一时间,宏立城销售的返租商铺业主也告诉记者,他们购买的商铺因为被宏立城抵押给银行,一直无法办理产权证;宏立城承诺的返租也停止很久了。

记者查阅企查查APP公开信息,今年以来,宏立城已9次被列为执行人。

3月26日-3月30日,记者就上述事由致电宏立城官网、年报及其他公开资料预留电话。这些电话或是不知情的物业客服、营销中心,或是已经注销的空号。

“暴雷”不断

资金

宏立城智慧科技向登记机关申请了简易注销。

“整个宏立城究竟拖欠多少员工工资、涉及多少金额,我们也不太清楚,不过各个子公司都有大量被欠薪人员。我们加入的好几个讨薪维权群人数都达到了500人上限。”被拖欠工资的宏立城前员工向中国房地产报记者表示。

班尼(化名)就是这些前员工中的一员。

他告诉记者,此前他就职于宏立城子公司宏立城智慧科技,去年下半年,宏立城智慧科技就出现拖欠工资情况,拖欠工资长达6个月,被拖欠工资人数80人。

在员工们还在为被拖欠工资问题向劳动监察部门反映并请求调解的情况下,今年3月4日,宏立城智慧科技向登记机关申请了简易注销,并在承诺书中表示“申请注销登记前未发生债权债务/已将债权债务清算完结,不存在未结清清算费用、职工工资、社会保险费用、法定补偿金和未交清的应缴纳税款及其他未了结事务,清算工作已全面完结。”

在班尼看来,“这就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对于宏立城智慧科技简易注销,不少员工提出异议。

同时,记者查阅企查查公开资料发现,去年以来宏立城旗下已有34家子公司申请简易注销。其中包括宏立城智慧科技、贵州宏立城农业生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贵州宏立城智慧零售集团有限公司、贵州宏立城医疗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等2019年刚成立的新公司。

前员工之一的琪琪(化名)也介绍,她是2020年4月进入贵阳宏益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宏立城旗下公司)的。当年9月起,这家公司就出现了拖欠员工工资情况,欠薪月数是从这年9月一直到2021年2月,“年前发放了2020年12月工资,本周发放了2021年1月工资,目前还欠2020年9月到11月工资”。

除去年9月开始拖欠工资外,琪琪社保从入职起就是未缴纳状态,欠缴达11个月。

这不是宏立城第一次跟欠薪扯上关系。

2018年8月1日,由宏立城一手筹划并在深圳注册的美创工程咨询(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美创工程”)因未能按时缴纳物业费遭遇停水停电,全体员工被迫离职。随后,公司员工把讨薪求助帖发上了微博,并称“美创拖欠员工工资合计约900多万元,被欠薪人员有150多人”。

欠薪以外,宏立城项目纠纷也频频出现在人们视线中。

宏立城售后返租商铺的业主白微(化名)告诉记者,她于2019年购买的花果园购物中心商铺门面的合同约定,该门面售卖方返10年租金,其中,前5年返支付费用总额的11.02%;后5年返支付费用总额的12.07%,“但从2020年开始就没有返租了。”

“人数达500人维权群就有10多个,少说也有几千人了。”多位宏立城商铺项目业主也向记者反映,买商铺时说好1年内办理产权,现在超过1年多了产权根本不办理,租金也难要。承诺10年内无条件退铺不扣租金,到现在也是退铺退款困难。

实际上,从2018年开始宏立城就把花果园永辉超市、花果园购物中心、海豚广场等地的一些独立门面,以包租形式进行出售。业主们交了钱后,才在商品房买卖合同补充协议上看到该商铺已抵押给银行。同时,补充协议上注明商铺将在半年内解除抵押,并办理完银行按揭手续,但至今这些商铺仍没有解除抵押。

资金危局

不论是欠薪还是销售被抵押商铺,实则都指向宏立城资金问题。

一名宏立城离职员工向记者透露,宏立城资金危机早就不是秘密了,“具体原因有很多,我们普通员工也触不到核心,只能凭个人角度说一些看法。”

从不同接近宏立城人士的视角,记者试着还原出宏立城资金困境脉络。

对于宏立城来说,2017年是转折之年。

随着其开发的“神盘”花果园项目销售接近尾声,宏立城和许多开发商一样开始寻求多元化和扩张。

这一年,宏立城不仅与腾讯签署了合作,启动了“宏旗计划”高管团队领导力培训项目;挖来万达系高管,向城市运营商转型;还一脚踏出了国门,在印度尼西亚最大的金融控股财团之一力宝集团(Lippo Group)邀请下,参与开发面积高达2200万平方米的美加达新城项目。

关于美加达新城项目合作模式,开始约定的是力宝出地,宏立城负责开发和销售,项目建设总承包商是中建四局。

不过,在合作过程中,宏立城与力宝集团出现分歧。

早期美加达新城开发均由力宝集团出资,宏立城负责运输人才,但后期力宝不愿再继续供血,宏立城开始独自支撑。

有消息指出,由于融资渠道受限,宏立城在美佳达新城开发中用的都是自有资金。

另一方面,因印度尼西亚当地购房政策限制,外国人在当地购房要求十分严苛,同时,购房后只能拥有房屋使用权,没有所有权。因此美加达新城潜在客户基本只能是印度尼西亚本地人;当地人购房相对谨慎,让该项目去化情况不尽如人意。

“2017年开始,宏立城资金就吃紧了。”一名接近宏立城人士告诉记者,当年年底,宏立城用停发年终奖、延长试用期等方式进行过一波变相裁员。之后同样的职位,后面入职员工比早期聘请的工资降了不少。

在上述接近宏立城人士看来,直接导致宏立城当年资金紧张原因就是“步子迈得太大,没有做好充足调研。”

印度尼西亚美加达新城“折戟”影响还在持续。

“印度尼西亚美加达项目拖欠不少供给商款项。因此,宏立城信用方面面临不小风险,到2018年,国内部分银行已暂停对宏立城发放贷款。”有离职员工表示。

当年8月,宏立城一手筹划的美加达新城项目设计院美创工程停摆,员工们开始讨薪;年底,宏立城又让不同职位员工签署一份协议,协议要求员工以承包物业管理、资产管理的名义,向宏立城支付几千元到几万元不等保证金。

彼时,宏立城方面对此回应称,“此举是增加员工主人公精神,实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不劳不得。”

员工们则认为,这只是变相向员工筹措钱款的一种方式。

“筹钱的方式不止一种。”上述离职员工表示,2018年底开始,宏立城推出了售后返租模式商铺,这些销售中的商铺已处于在银行抵押状态。

2019年,宏立城再次把目光再次聚焦本土市场,在贵安新区拿下了3块地,陆续开工、销售。同时,创建了宏立城智慧科技、贵州宏立城农业生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贵州宏立城智慧零售集团有限公司、贵州宏立城医疗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等多元化子公司。

“期间,宏立城还经历了跟碧桂园合作,看似恢复了元气,实际上背后隐患依旧不少。”

屋漏偏逢连夜雨,2020年疫情再给宏立城一记打击。

宏立城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疫情影响了公司整体经营,有好几个月直接停工停产;一些商业租不出去,很多商家都倒闭了,收不到租金;房子也不好卖。

这一年,变相降价售楼、购房返现款未兑现、促销活动违规等问题一直围绕着宏立城新开发的项目。

欠薪、售后返租项目暴雷、注销子公司也随之发生。

“神盘”往事

回顾宏立城发展,贵阳花果园是一个绕不开话题。

这个“神奇”社区面积有1830万平方米,比北京通天苑和回龙观两个同样也是超大小区总面积加起来还大。在这里,聚集了300栋40层高建筑,常住人口在50万左右。

巨大的规模和人口流量让花果园在国际上也声名鹊起,NHK等多家海外电视台都对其进行过报道,并将其称作“中国第一神盘”。

花果园的诞生,得益于贵阳市棚改。

2009年,为了缓解贵阳市大小十字的压力,和扩展贵阳市新商圈,贵阳市决定对距离大小十字直线距离不到10分钟车程的五里冲-彭家湾进行棚户改造及开发,以打造贵阳新的商业中心。

同年,宏立城以160元/平方米低价,获得了五里冲片区的棚改项目地块。除了极低拿地成本,宏立城所获取花果园项目地块,也是一种出让土地特殊操作手段:“生地熟挂”,即政府先以生地挂牌,让开发商预交土地费,用以拆迁和土地整理,待完成以后再转让熟地,这极大降低了开发商拿地成本。

2010年开盘的花果园,开盘价仅为售价3580元/平方米。这一时期,贵阳市主城区的房价,基本上在8000-10000元/平方米左右。也就是说,花果园以不到主城区4成的价格,杀入了贵阳市房地产市场。

此后,花果园也一直延续着低价战略,吸引着无数周边人口入住。虽然其密度太高、交通拥堵、物业服务质量低等问题常被诟病,但优越的地理位置和实惠的价格,也不得不让人说一句“真香”。

在贵阳,花果园也可以说是楼市晴雨表一样的存在。

甚至有不少长居贵阳人士表示,正是有花果园这一巨大体量社区的存在,让贵阳房价这些年一直维持在一个较低水平。

截至2020年年底,花果园主流小户型房价依旧没有突破10000元/平方米大关。

采访结尾,一名花果园业主告诉记者,自己既是光果园小区住宅业主,也是宏立城售后返租商铺业主。“早年从县城来,能够在省城安家其实也得益于花果园便宜房价。虽然这期间宏立城和花果园都有不少毛病,但是从个人感情而言,真心希望宏立城能早日解决危机,兑现承诺。”


备案号:粤ICP备18023326号-41 联系网站:5 5313 [email protected]